《未来简史》:写给妈妈看的未来科普 - 3

这部分,我会把书中的中间部分以短篇的形式简单罗列一下,顺便讲讲在前一部分中没有展开的几个术语和观点。

人类的世代

目前,全球大型动物(也就是体重不只是几公斤而已)有超过 90% 不是人类就是家畜。

因为人类在地球上的肆意妄为,甚至是「化身为神」的各种神操作,科学家为我们划分了一个独立的世代。

把过去这 7 万年称为“人类世”,也就是人类的时代。原因就在于,在这几万年来,人类已经成为全球生态变化唯一最重要的因素。

因为

自从生命在大约 40 亿年前出现后,从来没有任何单一物种能够独自改变全球生态。

人类改变了地球

人类已经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容易把自己毁掉的因素。

确实,在未来 1 亿年间可能会有一个巨大的小行星撞击地球,但大概不是下周二这种时间。
与其害怕小行星,还不如害怕人类自己。

一个世纪,我们就改变了地球。

短短一世纪,人类造成的影响可能已经超越 6500 万年前那颗灭绝恐龙的小行星。

从前,世界还有规律可循。

几十亿年来,不管是小小的病毒还是巨大的恐龙,都依循着不变的自然选择原则而进化。

自从有了人类,

然而,现在人类正准备用智能设计取代自然选择,将生命形式从有机领域延伸到无机领域。

在以前的时候,

地球从来就不是单一的生态系统,而是由许多彼此松散连接的小生态系统组成的。

而在人类的影响下,

相较之下,智人突破了地球上各个生态区之间的阻碍。在人类世,地球有史以来第一次成为单一的生态系统。

当然,这并不是我们当代人的功劳,毕竟我们人类并不是刚刚才诞生。我们全仰仗我们的先祖。

人类世并不是最近这几个世纪才出现的新现象。
早在几万年前,智人的石器时代祖先就从东非走向地球的四面八方,每到一个大陆和岛屿,就让当地的动植物发生了改变。
他们灭掉了所有其他人类物种、澳大利亚 90% 的大型动物、美国 75% 的大型哺乳动物、全球大约 50 %的大型陆上哺乳动物;而且此时他们甚至还没开始种小麦,还没开始制作金属工具,还没写下任何文字,也还没铸出任何钱币。

而后

人类开始农耕畜牧之后,导致新一波的生物大灭绝,但更重要的是创造出另一种全新的生命形式:家畜。

以至于

今天有超过 90% 的大型动物都被驯化成为家畜。

事实上,在驯养家畜的过程中,人类就已经逐渐「化身为神」。

不幸的是,人类却用各种方式给家畜带来无尽苦难,但同时又能确保家畜永续生存繁衍。
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家畜仍然保留着野生动物的种种生理、情感和社交需求,但这对人类的农场来说毫无意义。
动物被锁在狭小的笼子里,角和尾巴被割去剪掉,母幼骨肉分离,而且被有选择地养出畸形。
这些动物饱受痛苦,但仍然继续生存繁衍。

而无论家畜如何进化,它们内心依然需要「幸福快乐」。

这是进化心理学基本的一课:几千世代以前形成的需求,就算已经不再是今日生存和繁衍所需,仍然会留存在主观感受中。可悲的是,农业革命让人类有了确保家畜生存和繁衍的能力,却忽视了家畜的主观需求。

生物算法

情感并不是只能用来写诗谱曲的神秘精神现象,而是对所有哺乳动物生存和繁衍至为关键的生物算法。

我们谈到的「算法」,就跟我们在计算机科学中讨论的「算法」完全是一回事情。

如果是只胆小的狒狒(也就是它的算法会高估风险),就会饿死,而形成这种胆小算法的基因也随之灭绝。如果是只莽撞的狒狒(也就是它的算法会低估风险),则会落入狮子的口中,而形成这种鲁莽算法的基因也传不到下一代。
这些算法通过自然选择,形成了稳定的质量控制。只有正确计算出概率的动物,才能够留下后代。

许多人经常会感到「纠结」,

”也有时候,因为两边概率太相近,很难决定。而这也会表现为一种感觉。狒狒会感觉十分困惑,无法下决心。“上……不上……上……不上……可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包括人类也是由算法控制的,

光线一从男性身体反射到女性的视网膜上,这几百万年进化而成的无比强大的算法就开始运作了,几毫秒以内,就已经将男性外貌的各种小线索转换为繁衍概率,

农业交易的本质

在泛灵论的讨论范畴中,人和万物都是宇宙间的一份子,就像京剧一样五彩纷呈。而有神论的宗教则改写成只有两个主角:人和神。

我们常常认为有神论的宗教只是赋予诸神以神格,却忘记宗教把人类也神格化了。
在这之前,智人一直只是成千上万名演员当中的一员。但在新的有神论戏剧之中,智人却成了中心角色。

其他动物、植物和自然现象,都成了无声的装饰。

在这里,诸神要负责两件事情:

  1. 首先,诸神要解释智人到底有什么特别
  2. 其次,神要负责在人类和生态系统之间进行调解

所以,上帝只给了人类灵魂,而其他生物只能待在角落。

所以,

泛灵论的宇宙里,所有角色都能直接沟通。如果你需要美洲驯鹿、无花果树、云朵或岩石给你什么,可以自己直接去谈。

而现在,诸神承诺风调雨顺,人类则提供一些回报。这就是农业交易的本质。

诸神负责保护农业,让农业丰收,而人类则将部分农产品献给诸神。
这笔交易对人和神都好,却牺牲了生态系统的其他成员。

人类为什么特别

人类所谓的「灵魂」究竟是什么?

如果就是一连串的电化学反应,从眼睛里的神经细胞一路传到腿部肌肉,何必要在这一连串反应里加入主观体验?主观体验到底有什么作用?

意识

你如何辨别一个植物人究竟是失去了意识,还是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和语言?

医生会问病人是非题,告诉他们如果想要答“是”,就想象自己在打网球,如果想要答“否”,则在脑中想着自己家的位置。如果病人想的是打网球,运动皮层就会变得活跃(也就代表他想答“是”);而如果活跃的是负责空间记忆的大脑区域,也就代表病人想答“否”。

要是病人能够准确回答问题,表明患者还有意识。但这一做法的前提是,人类假设自己确实有「意识」。

我们要如何判断计算机有没有意识?

一开始,我们相信人类说自己有意识的时候就是真的有意识,然后我们就能找出人类意识的脑波特征,接着就能用这些特征来“证明”人类确实有意识。但如果人工智能也说自己有意识,我们应该相信吗?

社交关系

整个蜂巢的能力会远大于单只蝴蝶的能力,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单只蜜蜂比单只蝴蝶更神圣。人类远比黑猩猩懂得如何更有效率地合作,因此人类将宇宙飞船送上月球,而黑猩猩只能在动物园向游客扔石头。但难道这就让人类变得更高级?

不然。当其他有社会关系的哺乳动物以「彼此认识」为基础进行社交合作的时候,人类已经迈出了一大步。毕竟,每个人认识的人都不可能超过 150 个。

不管人类靠什么打造出了大规模合作网络,总之绝不是仅靠个人熟识而已。

人类愿意去共同相信一套故事。

“向天神献上十头牛,就会下雨;孝顺父母,就会上天堂;如果不相信我说的话,你就会下地狱。”
只要智人住在相信同样一套故事的地方,就会遵守一样的规矩,于是不仅很容易预测陌生人会有什么行为,也很方便组织大规模合作的网络。
智人也常常用可见的标记(例如头巾、胡子或西装)来代表“你可以信任我,因为我跟你信的故事是一样的”。

互为主体

很多人觉得现实只有两种,主观的和客观的。

只要他们说服自己某件事并非出于自己的主观感受,就贸然认为这件事必然属于客观。
如果有那么多人相信上帝,如果钱确实能让世界运转,如果民族主义会发动战争,也会建立帝国,那么这一切一定不只是我个人的主观信念。
也就是说,上帝、金钱和国家一定是客观的现实啰?

但是现实还有第三个层次:互为主体。

这种互为主体的现实,并不是因为个人的信念或感受而存在,而是依靠许多人类的沟通互动而存在。

这种互为主体的存在特别玄乎。

比如金钱并没有客观价值,不能吃、不能喝,也不能拿来穿。但只要有几十亿人都相信它的价值,你就可以拿它来买吃的、买喝的、买穿的。

但是只要这种共同的信念坍塌,意义之网就会忽然解体。

1985 年 11 月 3 日,缅甸政府毫无预警地宣布 25 缅元、 50 缅元和 100 缅元的纸钞不再是法定货币。
民众根本没有兑换纸钞的机会,一辈子的积蓄瞬间成了几堆毫无价值的废纸。

或许某一天,我们的后代会对我们追求民主和人权的信念难以理解。而这种信念,恰就是人类的特别之处。

智人统治世界,是因为只有智人能编织出互为主体的意义之网:其中的法律、约束力、实体和地点都只存在于他们共同的想象之中。

毕竟

猫埋伏着要抓老鼠时,虽然可能没看到老鼠,但很可能想象老鼠的形状甚至味道。
猫只能想象这个世上实际存在的东西,例如老鼠。它们无法想象自己看不见、闻不着、尝不到的东西,例如美元、谷歌或欧盟。

因此,

历史学家不会忽视气候变化和基因突变等客观因素,但他们更重视那些人们发明并信以为真的故事。
朝鲜与韩国之所以如此不同,并不是因为平壤居民和首尔居民基因不同,也不是因为北边气候较冷,山较多,而是因为南北双方相信的是截然不同的两套故事。
如果我们想了解人类的未来,只是破译基因组、处理各种数据数字还远远不够,我们还必须破解种种赋予世界意义的虚构想象。

埃及人相信,唯有向活神法老和他的守护神索贝克祈祷,才能让尼罗河谷免于毁灭性的洪水和干旱灾害。
虽然法老和索贝克都只是想象的实体,也无法提高或降低尼罗河的水位,但如果有几百万人都相信法老和索贝克,于是合作修建水坝、挖掘运河,洪水和干旱的概率就能大幅度降低。

就像,

很习惯说美国建造了第一颗核弹、中国建造了三峡大坝,或者谷歌正在建造一辆自动驾驶汽车。

我们也可以说

古埃及的神已经是真正力量强大的实体,它们能够建造城市、招募军队,还控制了数百万人、耕牛和鳄鱼的生命。

这就是「虚构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