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简史》:写给妈妈看的未来科普 - 1

周末的时候,我给妈妈讲了这本书。对她来说,这是一本不错的科普读物。

心头大患

饥荒、瘟疫和战争——它们永远都是人类的心头大患。

妈妈经常给我讲起数十年前的故事。想来也并不遥远,就在妈妈小时候,他们全家还处于吃不饱的状态,出生不久的孩子因为饥饿而夭折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中国的和平年代也来之不易,距离抗日战争还没有过去百年。医疗水平的全面提升甚至也是新世纪才有的突飞猛进。

饥荒

在 18 世纪,据称法国王后玛丽 ·安托瓦尼特( Marie-Antoinette)曾向挨饿的民众说,如果没有面包可吃,何不吃蛋糕呢?

然而,这样一句「何不食肉糜」的笑话,如今已经变成现实。蔬菜沙拉成为了城里人的小资轻奢,甚至比鸡米花和炸鸡排还要贵。

2010 年,饥荒和营养不良合计夺走了约 100 万人的性命,但肥胖却让 300 万人丧命。

换一个角度,

在全球大部分地区,现在就算一个人没了工作、一无所有,也不太可能活活饿死。
私人保险、政府机构和国际非政府组织可能无法让他脱离贫困,但至少能提供足够热量,让他生存下去。

瘟疫

人类在对抗疾病方面也颇有成就。

世界卫生组织在 1979 年宣布人类获胜,天花已彻底绝迹。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胜利。

甚至当年令全国范围内都弥散着恐惧的「非典」,也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实际伤害。

以“非典型肺炎”为例,原本人心惶惶,担心它成为新一波的黑死病,但最后在全球造成的死亡人数不足 1000 人。

当然人类仍然需要防范病毒突变带来的隐患,但是现代医学已经有足够靠谱的理论和实践来控制随时出现的重大疫情,而

在与医学较量的时候,病原体唯一的靠山只有盲目的运气。

相比于从前,人们总是祈求上天的眷顾,现在,

人类的知识和工具已经足以防治传染病,所以如果疫情仍然失控,原因就在于人类的无能,而不是什么神的愤怒。

战争

至于战争,

全球经济导向也已经从物质经济转变为知识经济。发动战争虽然能抢下油田,却无法霸占知识。
因此,随着知识成为最重要的经济资源,战争能带来的获利已下降。

所以,战争已经逐渐变得「不划算」。

如果中国入侵美国加州夺下硅谷,硅谷也没有硅矿可劫。
中国能够赚到几十亿美元的方式之一,是和苹果及微软等高科技公司合作,购买软件、制造产品。

对于「网络战」这种新形式,人类社会只是把它握在手中,却轻易不会发动。

契诃夫有一句名言:在第一幕中出现的枪,在第三幕中必然会发射。
纵观历史,如果国王和皇帝手上有了新武器,迟早会禁不住诱惑。但自 1945 年以来,人类已经学会抵抗这种诱惑。

包括核武器也一样,完全打破了「契诃夫法则」。

莫斯科阅兵时的核导弹:永远拿来展示但实际从未发射过的武器

当前世界战乱很大程度来自于「恐怖主义」,但是恐怖主义真的只是在散播恐怖罢了。

就本质而言,恐怖主义就是一种表演。恐怖分子安排一场令人惊恐的暴力演出,抓住我们的想象,让我们以为自己即将再次陷入中世纪时期的那种混乱当中。

看数据:

肥胖及相关疾病在 2010 年造成约 300 万人死亡,而相较之下,恐怖分子在全球造成的死亡人数是 7697 人。

新的目标

人类在与三项心头大患的战争中都取得了胜利,接下来,人类会有什么样的追求呢?

接下来的目标很可能是长生不死、幸福快乐,以及化身为神。

长生不死

说起长生不死,历史上的帝皇们总在为此努力。但是现在,我们可能真的要终于达成了。

联合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里面就明确指出“有权享有生命”是人类最基本的价值。
死亡明显违反了这项权利,因此便成了危害人类的罪行,而我们应对它全面开战。

有趣的是,各大宗教都会把「死亡」看成非常重要的仪式,甚至赋予了死亡以非凡的意义。

想象一下,如果没了死亡,世界就会变得没有天堂、没有地狱,也没有轮回,那么基督教、伊斯兰教或印度教该如何自处?

然而,现代医学却对死亡具有十分科学的看法。对科学来说,「死亡」其实是一个「技术问题」。

如果有位妇女问医生:“医生,我是哪里出了问题?”医生有可能说“你得了流感”“你得了肺结核”“你得了癌症”,但没有医生会说“你得了死亡”。

于是,科学家会努力攻克流感、攻克肺结核、攻克癌症,却不会去「攻克死亡」。

衰老和死亡不过是许多特定问题的总和。

所以真实的情况就是,当我们不断攻克了这样那样的疾病,最后的结果就变成了:我们攻克了死亡。

虽然过去 100 年人类平均寿命已经增加一倍,但如果要依此推论在未来 100 年人类寿命再翻倍达到 150 岁,还言之过早。
1900 年全球的平均寿命之所以不到40岁,是因为营养不良、传染病和暴力让许多人还很年轻便离开人世。

如果真的到了人均寿命 150 岁,想想还是一件挺可怕的事情。

  1. 30 岁结婚,我们会有 120 年的时间需要共处,爱情真的可以经受得住考验吗?
  2. 35 岁前生了孩子,直到 150 岁,亲子关系会怎样改变?
  3. 你的父母辈、爷爷辈甚至太爷爷辈都在职场上固守着他们过时的理论,而你还必须跟你的孙子甚至玄孙去竞争职位。
  4. 现在毛主席才 120 多岁,年富力强。

所幸的是,

到目前为止,现代医学连自然寿命的一年都还没能延长。现代医学的成功之处,是让我们免于早死,能够完整过完应有的人生。

幸福快乐

放在以前,「幸福」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无论是教育、卫生还是福利系统,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国家的强大。

之所以成立学校,是为了培养温顺而有技能的国民,忠实地为国家服务。
国家需要强健的士兵和工人;需要健康的妇女,这样才能生养出更多的士兵和工人;也需要官员能够在上午 8 点准时打卡上班,而不是病倒在家。
你在18岁为国家打仗,在40岁愿意纳税,是因为希望到70岁的时候能够得到国家的照顾。

到了 21 世纪,情况似乎有了改变。几年前,央视记者们喜欢在街头随机采访:你幸福吗?

在秘鲁、危地马拉、菲律宾和阿尔巴尼亚这些贫困而政局不稳定的国家,平均每年每 10 万人中有 1 人自杀。
但在瑞士、法国、日本、新西兰这种富裕且和平的国家,平均每年每 10 万人中有 25 人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显然,脱离了饥饿、瘟疫和战争的我们,仍然没有达到足够的「幸福」感。幸福有两大方面的因素影响:

  1. 心理层面
  2. 生理层面

心理层面不用说,现代人的欲望不断膨胀,当年的「一片面包」再也不可能让我们感到幸福了。另一方面,

从生物层面来说,不管是期望还是幸福感,其实都是由生化机制控制的,而不是由什么经济、社会和政治局势决定。

可能你涨了工资之后会很快乐,但是快乐其实很短暂,想要再次感受,就只能去寻找更多的外界刺激。

这些都是进化的错。我们的生化系统不断适应变化,为的是增加生存和繁衍的机会,而不是幸福快乐的机会。
只要是有利于生存和繁衍的行为,生化系统就会用愉悦的感觉来回应。

所以所谓的「幸福快乐」无非就是基因带给我们的一种奖赏。

觉得快乐的松鼠再也不会努力去找更多坚果,更不用说求偶交配了。至于和它竞争的其他松鼠,吃过坚果才 5 分钟就又觉得饿,反而能有更好的机会生存下来。

那么我们能不能直接操控生化系统,让「幸福快乐」不再为了生存和繁衍而服务,而纯粹成为我们每个人的享受呢?

如果我们有能力将死亡和痛苦移出人体系统,或许也能够随心所欲地重新打造整个系统,以各种方式操纵人类的器官、情感及智力。

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已经开始发生了。以前,为了治疗「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孩子,医生会给他们服药来让他们在上课的时候保持注意力集中。后来,一些健康的孩子也开始服药,就为了能更好地学习,提升成绩。

化身为神

人要升级为神,有三条路径可走:生物工程、半机械人工程、非有机生物工程。

生物工程直接改写人类的遗传密码,半机械人工程是在人体中接入大量的机器装置,而非有机生物工程则完全构造出无机的生命,神经网络将由智能软件取代。

气候炎热的以色列也无须再担心哪位愤怒的神会使天不下雨,因为最近以色列已经在地中海沿岸建好一座巨大的海水淡化厂,现在他们的所有饮用水都来自海水。

虽然我们现在仍然是在与「昔日诸神」抗争,但是不久的将来,我们就可能创造出超人类。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神性也将变得像现在的网络世界一样平凡无奇——我们早已习惯网络世界,但其实它正是奇迹中的奇迹。

当然超人类并不会突然降临,

并不会忽然出现一群反抗的机器人,使智人遭到灭绝。反而可能是智人将自己一步一步升级进化,在这个过程中持续与机器人和计算机融合,直到某天我们的后代回顾这段历史,才赫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曾经写下《圣经》、建起长城或会因为卓别林的滑稽动作而发笑的动物了。

却也不能掉以轻心:

每天都有数百万人决定把更多的生活控制权交给智能手机,或者尝试某种更有效的新型抗抑郁药物。

踩刹车

这一切听起来很可怕,

预期寿命大幅提升,已经让保险公司、退休基金、卫生系统和财政部门心惊胆战。
现代人活得要比预期更久,而我们并没有足够资金应付他们的退休金和医疗开支。

一直追寻令人害怕的超能力,人类是不是应该停下来认真思考一下呢?谁会来踩下这个刹车?

如果能够发现防止老年人记忆力衰退的方法,同样的方法也能用来为年轻人增强记忆力。

我们为了解决疾病带来的问题,同时也会向「长生不死」迈进一步。

治愈与进化并没有明确的界限,医学一开始几乎总是要拯救那些落在常态下限以下的人,但同样的工具和知识也能用来超越常态的上限。

另外举一个例子,

一开始,可能是某些父母的遗传特征让孩子有极高风险染上致命的遗传性疾病,于是决定采用体外受精,并对受精卵的DNA进行检测。
如果发现令人担心的突变,就要销毁这枚胚胎。

这本来是一件于情于理的事情,但是很可能发展成

为什么不顺便帮孩子再加点儿分?
如果能让这个小女孩的免疫系统比一般人更强、记忆力比平均水平更高、性格特别开朗,一定会对她有帮助吧?

最后

我们就像这样一小步一小步走着,等到哪天,就会有孩子基因类型目录任君选择。

我们对自己向「神」迈进的每一步,最初总是为了治疗疾病。就像整容,最初也是为了治疗战时的脸部创伤。

对此,我们可能只能寄希望于「契科夫法则」的失效。

正如我们已经在战争领域逃出了“契诃夫法则”的魔掌,其他领域也能够如法炮制。

知识的矛盾

遗憾的是,「化身为神」这件事情可能跟你我还没有多大关系。

这指的是“人类整体”将会做的事,大多数人根本不会直接参与,就算参与也很可能只是次要角色。

也就是说,这项技术可能会被上层精英所垄断。

在发展中国家及落后的街区里,仍有几十亿人必须继续面对贫穷、疾病和暴力;然而同时,精英分子可能正要获得永恒的青春、如神一般的能力。

毕竟

住在宫殿里的人,心中的重要议题永远与住在陋室里的人不同,而就算在 21 世纪,这件事也不太可能改变。

虽然这并不是多么正确的事情,

决定追寻这些议题,可能会是很大的错误。然而历史就是充满了重大错误。

当然

追寻并不代表就能够得到。
预测的重点并不是要提出预言,而是为了让我们讨论现有的选择。

知识本身其实是有一个巨大的悖论的

假设某天专家解开了经济运行的基本法则,这时银行、政府、投资人和客户会立刻应用这项新知、展现新的行为,希望能够战胜竞争对手。毕竟如果新知识无法带来新的行为,岂不是说明它毫无用处?
但令人遗憾的是,只要人们一改变行为模式,新形成的经济理论就立刻过时了。我们或许能够知道经济在过去是如何运行的,但已经无法再确知经济在目前如何运行,未来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

如今,知识增加的速度飞快,理论上我们应该越来越了解这个世界,但情况恰恰相反。
各种新知识让经济、社会和政治的变化加速;为了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加速积累知识,却导致动荡更为加速、加剧.

因此

在 1016 年,想预测欧洲在 1050年的样子可以说相对容易。相较之下,在今天,我们却全然不知欧洲在 2050 年会是什么样子。
我们不敢说那时会有怎样的政治制度、怎样的就业市场结构,甚至连那时候人民的身体状况如何都难以预知。

总而言之

本章描述的未来,只是“过去的”未来;换句话说,也就是基于过去 300 年的思想和希望而指向的未来。然而,基于 21 世纪将诞生的新想法、新希望,还会打造出真正的未来,可能与过去的未来有完全不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