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某种敏锐

让我沉静下来写一个博文吧。到了学校之后就很难找到属于自己的安静时间,因为无论什么时候,似乎身边总有些人,若是不来打扰还好,我在干什么,爱看就看去吧,你们的和我无关的吵闹也基本影响不到我,我可以在耳麦里播放最大音量的阿兰或者其它。可是还是会有人来问来扯,会有人打电话过来说来我寝室玩儿。我最爱大家都不在的时候,只留我一个人在寝室,我可以干着自己的事情,可以很安静很安静地胡乱思考一些什么东西。也又一次爱上一个人吃饭的感觉。刚开学那阵子,以前高中的几个同学老是希望能够一起吃饭,然而开课之后因为相聚有难度而时间又紧张,故大家都各自找同学吃了。有些时候,我还是会一个人吃——就像今天,中午下课之后一个人骑车到一餐吃饭。一餐二楼有靠窗的位置,透过玻璃可以望见下面的匆忙。我好喜欢那几个位置。下午没课,所以可以很从容地在那里慢悠悠地吃饭,一边吃饭一边想着一些事情。忽然觉得我还是喜欢安静的。记得以前妈妈老说我喜欢热闹,因为我受不了过年的时候大家不聚在一起,我受不了放假在家哪儿也不去。然而热闹从来只是点缀,当生活失去了“安静”这样的底色的时候,生活便完全失去了最基础的支撑。

记得在走入大学校园之前,我写下这样一个句子:“如果你觉得自己就要走入一个可能会迷失的地方,那么在进去之前请先想好自己要去哪里。你预料不到将来的岔路,但是你可以明确选择的标准。”如今确有许多茫然,确有许多迷失。大概“找不到”真的是一辈子都会存在的一种状态,大概一辈子都在“丢失”,也大概我们真的会花一辈子去“寻找”我们不断丢掉的那些东西。我寻找的安静,在以前是多么容易获得的一样东西。有一次想到高中的教育究竟带给了我什么最重要的东西,我觉得是安静,是一种静下心来的经历和体验,一种静下来阅读静下来思考静下来表达的习惯。

大学,是谁说大学会很空,总之我的现状是,好满的课表,好长的课时,好忙的餐厅,好拥挤的教室,好难抢的座位——总之这是一种比高中还要高中的生活,且不说第一周报到的各种忙碌,单就17号开学之后的这一周,我刚才才长吁一口气,终于周末。——运气很好,本周五下午的化学实验课要在国庆之后才开课,晚上的学科导论要在第六周才开课,所以我得以侥幸提前开始周末。于是,历经了近20年的学校生活,我头一次感受到周末是那么美好,是那么值得期待。

这两周,第一周报到,第二周开课,我都没有发文,不是不记挂这件事情,而是实在非常忙碌,连日记都是勉强维持着,哪还有心力来对付我爱的博客们。一进大学,许多东西一下子扑面而来,课程学习、社团活动、朋友交际、人生规划,仿佛一下子承担了极大的压力,丝毫不给喘息的机会,是故一直踽踽而行,直到昨天晚上去参加网络电视台面试通过后的小小的复试笔试,让我结合当下热点问题写一则时评,我才发现我已经有那么久那么久没有关注这个世界了。虽然带了电脑,手机也一直在手边,但是上网看资讯的时间真的几乎为零,手机上的Flipboard也被闲置久矣,昨天打开,发现上次刷新已经是很久以前。

而更甚者,我逐渐发现我失去了某种“敏锐”。大概因为很久没有看电视了吧,大概因为很久没有看书了吧,总之我感觉我的语言表达能力一直在下降,而思考的角度和速度也一直在变得更加迟钝。看书的好处不用多说,其实看电视也是很好的一个事情。与互联网相比,电视作为一种“推送”的媒体载体,让我们能够免去很多麻烦,而且由于寄托商业平台以及雄厚的经济人才基础,电视的内容似乎比互联网上的同类内容要略精彩一些。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不断产生的感觉,之一是,感觉自己越来越失去活力了。不知道应该理解为成熟还是年迈,暑假的时候和一朋友老提到不爱折腾了,而现在,面对众多社团,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兴趣,有时候会比较兴奋地填写几个报名表,但是昨天和今天就一连回复了多个社团发来的面试短信曰:“放弃参加。”

是谁说,大学里会有许多自己的时间,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至少从现在来看,我的生活和这样的情状还有些距离。我甚至找不到时间仔细看一下前几天从图书馆借来的散文书。我好像也完全找不到时间去图书馆看自己喜欢的杂志。好怀念一种叫做“沉浸”的感觉。这个周末,虽然已经有了一些活动,但是我希望我能够找到一些时间去过自己所喜爱的那种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