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迷

(一)
他出生在1991年的绍兴某市。
今年,他读高三。

(二)
小学六年级,他开始发现当地方言的神奇。
因为他看到了许多方言与普通话对不上号。
而且许多意思、特殊的情感非用方言表达不可。
那年,他写下了一个七百字的文章,题目是“粗罗”。
(注:“吃得粗罗”当是英语中help yourself的意思,
多用在主人对客人,热闹的餐桌上总是可以听到。)

(三)
他问爸爸妈妈:叔叔伯伯外公舅舅,他们的方言一样吗?
妈妈说,都是自己县里的,当然一样。
小学六年级,作为班长的他在班主任处争取了一节班会课,
他定下的主题是:本县方言探讨。
从中他得知即使在本县也因各镇地域不同而呈现出异彩纷呈的差异。

(四)
初一,他尝试这收集方言词汇,尤其是那些普通话中找不到的词语。
他在练习本上像编字典一般写下条目:
百步老汗、粗罗、飒清爽,梅兰芳……
然后为每一个条目进行了义项解释并通过句子创设情境说明用法。

(五)
他开始发现周围同学对方言知之甚微,
许多人操着并不准确的方言,
许多时候他看到同学们已经不得不用普通话来代替方言说出某些常用名词,
而他可以很轻松地转换成方言。

(六)
初三,中考作文,话题作文,
话题:“阳光”。
他写了一个题为“方言之光洒向何处”的文章,
分数很糟糕,可是他很满足。

(七)
高中,他继续致力于推广方言的使用。
课余时间,他和同学们用方言交流,
尽管许多时候在他用方言的时候对方仍会以普通话回复。
这让他很不开心。

(八)
高三那年过年,他恰巧与几位一直在上海、宁波等处工作的长一辈朋友们交流。
他发现由于在都市中过多使用普通话
——或者说并不标准的夹杂方言的普通话
(他和一些亲戚称之为“绍普”),
他们已经时不时地禁不住冒出一句“绍普”出来。
这让他有了一点恐惧。
他终于意识到,
当前已不仅仅是他这一代和他下一代迷于普通话,
连他的上一代也被普通话淹没了。

(九)
他意识到必须拯救方言。
学校里他是学生会的宣传部长,因此他有机会对方言文化进行宣传。
可是迫于时下全国上下“讲普通话,写规范字”的氛围,
他的行为没能得到老师的支持。

(十)
他已经拟好了高考作文的标题;
如果是命题作文,至少他已经知道他的作文内容会是怎样。

尾声
二十年后的2030年,他走在绍兴街头,操着一门谁也听不懂的语言,
像是广东话,又像是普通话,可更像是英语,
也许是德语。
人们很狐疑地看着他,
倒是一个20后道出了真相:他说的是火星语呢!

血农

二〇一〇年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