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不住

The same lotus of our clime blooms here in the alien water with the same sweetness, under another name.

– 232, Stray Birds ,Tagore.


习惯微博的日子,似乎思考都变得零碎了。零碎的想法和观点零碎地发表在微博上,再也没有系统地去完整地整理一些东西。博客是一个强悍的物件,它不会消失;微博,从twitter起,诞生那么久了,博客不也是运行得很棒么。

总是有很多的设想,总是会去想到要怎样怎样,然后发现实践起来很困难,然后告诉自己,再困难,总可以开始,所以就去构思,去思考怎样开始,去发现第一步应该做什么。可是完好的创意总是需要时间去实践;所以就等,把一个创意放到一个未来的时间中去完成。结果呢,到了那个时间,发现时间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时间还是那样辛苦地流动着,而一瞬间,我就失去了计划。

请看早上刚刚发的一条微博

前年就想写一部有关中国特色互联网以及相关部门的文章,拟稿开了头,却最终没有完成。很久不关注这方面的事情,最近想就这些东西进行简单的整理,既作记录,也作推广。

的确,这是一份2009年十一二月份写在纸上的小规划,希望在来年的寒假,也就是高一的寒假里面,写成一个漫长的word文档,讲述一下中国特色互联网的相关知识和故事,以及克服的技法。然而那年的寒假变得那样快,一场忙碌之后就发现早已经丢失掉了用来写文档的时间。然而现在重新拾起的时候,我还留下些什么呢。长期的浸泡早已经失去了早先的那种新鲜感,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正常的,什么是异常的——因为我似乎把autoproxy之类的东西早已经看成是浏览器必备,它是那样正常的一个插件,就像是鼠标手势,或者是标签页扩展一样。我也已经不知道一般群众对互联网了解多少,2008百度竞价门,2009央视控诉google的高也事件,2010google对中国大陆的离开,或者是网络监管、审查和删除,以及那年流行的草泥马之歌。这一切都是否还有存在的意义,这一切是否有记录的意义,多年之后我们将怎样看待这样的事情,一个局外人对这样的事情又会是怎样的看法。

当几周前我忽然有冲动而给人讲起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举不出太多的例证来形成观点了。遗忘,让一些东西无法留存。

看到以前的博文,看到早就停止更新的爱来不来白吃城,现在还有230+的访问量,我就觉得好开心。

好啦,圣哥下台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