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第七天》

我问他:“这是火葬场吗?” “现在不叫火葬场了,”他说,“现在叫殡仪馆。”我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就像是进入一家宾馆后询问:这里是招待所吗?

我开始苦恼,我的骨灰应该去哪里?撒向茫茫大海吗?不可能,这是伟人骨灰的去处,专机运送军舰护航,在家人和下属的哭泣声中飘扬入海。


是读了苏童的《黄雀记》之后,看到有人把他和余华相提并论,所以就跑去看了余华的新书。可是读下来我觉得苏童完胜余华,至少在这两本书上是这样。第七天,太迎合生活了,却缺少了文学对生活的抽象,反而让我觉察不到生活。总之,读完「没感觉」。

不过小说的开头还是以其新(guai)意(yi)吸引到我。以上两段应该都是第一天的内容。——嗯对,这本书的目录就是七项,从第一天到第七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