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名

Three passions,  

simple but overwhelmingly strong,  

have governed my life:  

the longing for love,  

the search for knowledge,  

and unbearable pity for the suffering of mankind.  


- Bertrand Russell  

志愿填完,我想我该换一下我的签名了。签名,网络的产物,我主要指代那些体现个人品质和自我评价的地方,比如,微博网站的“个人介绍”。

一直作为QQ签名和其他短签名以及赠言的“开心得笑吧”不会改变;终于有人开始关注到这里的“得”,我的意思,其实就是“太开心以至于禁不住笑了出来”。生活中,有太多时候不会去“开心得笑”,我自己都经常忘记这个句子。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我也希望自己,希望大家,都能够总是在“开心得笑”。至于后边半句“找不到”,那就让它继续找不到吧。人生,将一直是一个寻找的过程。我们总在丢掉一些东西,我们也总在努力把他们找回来。

我主要是把以前的“中学生,热中于探索、寻找和表达。To Explore, Find and Express.”一段拿掉。中学生,时代已经过去。有过伤痛,也有过美好,然而过去的时间无可留恋,我们手中唯有现在和未来。是故勇敢地果断地剔除掉这三个字,才能够翻开新的一页。而“探索、寻找和表达”,我起初分别解释为某种阅读(大致理解为读书,读人,读社会,读世界,读自己)、某种思考(对读到的内容进行加工和自我的解析)和某种写作(比如,写在纸上的,写在网上的,写给自己的,写给大家的,还包括把思考表达为一些语言甚至一些行动)。现在看来,也许生活还是要这样度过,但是我已不需要这样的句子来作为生活的指引。我的脑子里已经形成了这样的自然的生活方式,看来一般是不会轻易改变了的。

我把内容改为罗素在他著名的《What I Have Lived For》中为大众所熟知的那个句子,也就是我写在上面的那几行。有各种各样的翻译,也不排除我给出我自己的翻译——对于喜欢的句子,如果原文是英文,我总有自己翻译的冲动。并且声明,我对罗素其人并不熟知,也并不对他的其他任何看法或者为人表示赞同或者不赞同。我,就事论事,只是喜欢他的这个文章,第一次在课本里读到的时候就很喜欢。当然不是说最喜欢,只是,在这个时候,我觉得拿出这句话是最合宜的。当然,罗素用了完成式,而我是需要用将来式的,或许还要用上虚拟语气 :)。

人的生命,会觉得需要一个基本的准则,否则飘摇不定,回头看度过的时光会觉得,这究竟是在干嘛。

我倾心于爱情之巨大的可能性。史铁生说,人们以爱情的名义相互寻找;周国平说,爱情是一条流动的河。沉浸爱情使人痴迷,一切世故在爱情面前都变得脆弱而单纯。因爱情而生的痛彻心扉的想念和狂热让人甘愿无以自拔; it brings ecstasy。而一个个体的人孤独地行走于世界上,爱情则使得两份孤独相互交融,化作依靠和陪伴。这是多么神圣的事情,它让我们仿佛看到 the heaven that saints and poets have imagined。

我也沉醉于知识的华美。理科生,很荣幸地能够看到大自然的美丽和奇妙。物理学,生物学,化学,数学,它们构筑出宇宙的规则,它们深入到细胞和分子的内心。时不时读到的一些或大或小的文章总是给予我丰富的思考,人类和自然,生命和社会,责任和担当,苦难和幸福……每一种类似 the hearts of men 或者 why the stars shine 的疑惑都让我增加对知识的渴求。这之中,每一次感悟都是个人品质的一次提升,每一次实践又给人以最美的自我感受。

对于第三点,有位同学好像不大赞同,于是我讲了我的看法,这里直接摘引过来即可。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你对弱者的同情本身就能够使得你自己拥有某种充实感和意义感。不懂得同情的人是没有爱的,不会去同情的人是不会知道世界的温暖的。不过更加深入的是,实现人生的价值的意义在于,你用自己的努力来化解引起你同情的那些苦难。 pity brought me back to earth, 同情心就是接地气,让你感到你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而不是沉浸在象牙塔中沉浸在理想世界中的世外居士。 I long to alleviate this evil, but I cannot, and I too suffer. 我觉得这是种很崇高的感受。

总之,我希望我在将来的日子里享受爱情、追求知识并不失自己的同情心,度过一段丰富而有意义的生命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