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盲目的见义勇为

找出来了、叫做蔡永杰。时蔡永杰正在加油,看到人追人的场面,就开车上去把被追的那个给撞死了,说是以为抢劫呢——其实被撞的是加油站经理,而追赶者是一名精神病员工。新闻评论说鉴于出于见义勇为动机,蔡永杰应该受到司法上面的特殊优惠;然而我觉得我们怎么回到了水浒的年代,路见不平一声吼啊,开车上去就撞人啊……被坏人撞死倒还认了,被好人撞死,那个冤枉啊!(当然凌华坤撞伤的老人是赞同他的行为的,我很佩服这位老人,也觉得老人做得对。)前有凌华坤见义勇为撞死劫匪(当时我就觉得哪有这样做好事的,可是社会舆论竟然是偏向赞扬他的),后有蔡永杰豪气大发误撞经理。固然他们的本心是善良的,然而善良的心还是需要用正确的方法来实现,我们不应该纵容这样的幼稚、天真和鲁莽的善良。小悦悦之类的冲击让社会过于缺乏爱的感觉,而使得大众不顾一切地去索求“温暖”;这就像一些孤独的人,捉着友情就倍加珍惜,有时候反而因为捉错了而伤了自己。

社会因为缺少爱而不作选择地去发现并且接受爱,这是社会的盲目性;见义勇为者出于善良而毫不犹豫地行动从而造成严重的过失,这是公众的盲目性。当然我相信蔡永杰是在极大的勇气鼓动之下才做出的选择,然而我们在实施一件后果可能很严重的行为的时候,尤其是在这种情绪激发的状态下,是不是更应该多一些慎重?(就像我总是情绪失常,这时我会纵容自己去做一些耍个性的事情,但是绝对守住的前提是不造成麻烦的后果;比如意气用事而离家出走或者砸坏什么东西,这不好。)我也相信两位“好人”都不是有意要撞死人,充其量只是希望追赶上“坏人”或者阻止其前进,可是和美国人的枪一样,中国人的汽车同样是人手所有的致命、猝不及防而难以掌控的器物,如何安全地使用好这样的武器,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思考的问题。——在不懂枪法或者没有个准数的情况下,射击无疑是极其冒险的举动;而两位的射击行为,不就是想要集中歹徒的腿,却不小心打中了心脏吗?

社会应该有怎样的见义勇为氛围?司法应该做怎样的解答?公众的见义勇为意识和行为应该怎样规范?这是我看完新闻后随手写下的三个问题。而我更加担心的是,我们的社会会不会因为误解而引起一系列的伤害事故,从而使得人们不得不处处小心,免得冷不防地被以为在杀人放火而无缘无故地伤身伤神——因为和同学嬉戏而被路过的校长指责为打架的事情,我小学就遇到过。

总之,我们要尊重每个个体的存在价值,即便是对歹徒,也不能轻易伤害。